流星の絆 - 第10話(最終回)


10-1.jpg


「當晚我就是為了拿祕方而去你們家的,但我決對沒有殺人。」對於這樣的回應三人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不相信父母會為了錢,把最引以為傲的ハヤシライス祕方賣掉。

「案發當日正好也是還款日,所以你母親急著籌錢,而矢崎,也就是靜的親生父親,看見你們的母親在便利商店copy。」萩村先生這麼說。而功一回想起來,那天他為了要去看流星,偷偷
下樓拿鞋時被父親發現,他瞄見母親在哭而房裡的桌上有一疊紙。

案發當日戶神政行和有明夫妻約好了拿祕方複本,因戶神政行比原訂時間晚到,當他走到有明家時看見有另一個人從後門進到有明家,當時他想那個人也許和他一樣是買祕方的人,這樣他就被有明夫妻給騙了,於是在外頭等,一直到那個人走出來後他才進去,沒想到有明夫妻已經躺血泊中,而他拿走一旁的祕方複本,慌張的離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被泰輔看見的。

10-A.jpg

為了自己的店一心只顧著那ハヤシライス的祕方,看見被殺害的有明夫妻也沒有報警,內疚的他努力的想讓自己不再被這件事束縛著,才會要求所戶神亭分店,必須由店長自己去創新ハヤシライス的口味。他心虛,比誰都害怕當年的醜事被揭發。

三兄妹包括警察都沒有辦法相信戶神政行說的,而且事情經過14年了,要編這樣一個謊其實不難,為了証明自己是清白的,戶神政行拿出一把傘。事發當晚戶神政行因為太慌張拿錯了傘,所以遺留在案發現場的傘是戶神政行的,真正犯人留下的傘則被戶神政行帶走而且一直保存到現在。

但萩村先生發現了一個很矛盾的事,如果遺留下來的傘是戶神政行的,那為什麼警察在傘上面完全找不到指紋,對於這一點戶神政行無法解釋,只是激動的說著二把傘的不同,讓警察再次確認。

10-B.jpg

但就在這個時候功一看見戶神政行拿出來的傘的握把上有幾道刮痕,似乎想到什麼,單獨找柏原先生出來談。

柏原先生曾說過查完有明家的案子之後就要退休,在頂樓功一問柏原先生退休後有什麼打算嗎?就順口也提了繼續打高爾夫嗎?其實功一想到案發當晚他一個人在外面等警察,第一個到的人就是柏原先生,他看到柏原先生拿著一把黑傘在練揮桿,傘的握把碰到了地上發出聲當然也一定會有刮痕。

而且那晚當戶神政行離開時功一他們己經回到家了,不可能再有別人進到有明家,所以唯一有機會再回到案發現場擦掉指紋的就是第一個到案發現在的人,再說一般人並不會想到這些事。

10-C.jpg

單獨找柏原先生談,是因為功一想自己先確認,他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他個人的猜測,他多希望這真的只是猜測,必竟他是多麼努力的才開始相信人。

「犯人是你吧?柏原先生」,「是你殺了我們的父母吧?」
「回答啊!!」

10-D.jpg

當功一知道所有真相後,完全失控無法接受,「還不如是為了祕方而被殺好」。

10-E.jpg

雖然最後的結果完全不如三兄妹預想的那般,但一切總算是結束了,泰輔決定去自首,總覺得應該先做些什麼彌補自己的錯,然後重新做人,功一也想這麼做,當然靜也要跟著二個哥哥一起去自首,為了說服靜只好找來戶神行成。

戶神行成答應去說服靜,但有一個條件就是買下功一當初用一千圓從黑市買來的鑽石戒指,他要把戒指送給靜,這是一開始接近戶神行成的任務,但現在是真心的求婚,功一和泰輔拿賣戒指給戶神行成的錢,去還給那些曾經被三兄妹騙過錢的人。

10-F.jpg

功一因為是主謀所以被判了二年,泰輔則是緩刑。而戶神行成幫他們買回老家橫須賀的店,在等待功一回家的日子,泰輔和靜努力的讓老家的店重新開張,開始新的生活。

10-G.jpg

果然是令人衝擊的最終回,但這樣的結局算是可以交待的過去也很圓滿。在還沒找到尋犯前三兄妹的人生是怎樣的痛苦與混亂,在知道犯人後又是如何難以接受的事實,偏偏又在這個時候看到令人諷刺的流星,許許多的牽扯與關聯。

多想一個人好好的生活下去,但就因為太痛苦了,才必須互相扶持走下去,漸漸的累積情感產生無法分開的羈絆,這樣的羈絆是在看完全部之後最讓我回味的,也是讓我最難用文字敘的,最好的方式還是直接去找來看吧!而確認真正兇手的那段我也都跳過了,想想還是不要完整寫出來比較好,這種推理的戲本來就是要賣點關子才好看。

10-33.jpg

最後想給所有的演員和腳本家拍拍手,很讚!
呼…很開心是我喜歡的結局,很開心我真的寫完十集,不過應該不會有下一部了。

2009/01/09 22:34 |DramaCOMMENT(0)TRACKBACK(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BLOG TOP |